凤凰娱乐-凤凰娱乐平台

首页 > 周刊杂志 > 正文

上合组织开启经济合作新格局:务实合作 行稳致远

文章导读: 17年来,上合组织在安全、经济和人文等领域都取得了重要的合作成果,经济合作与安全合作、人文合作共同构成上合组织的三大支柱。

p42-青岛五四广场夜景(《》首席摄影记者 肖翊 摄)

青岛五四广场夜景(《》首席摄影记者 肖翊 摄)

《》 记者 张燕 谢玮|青岛报道

责编:陈惟杉

(本文刊发于《》2018年第24期)

上海合作组织如今已经拥有8个成员国、4个观察员国、6个对话伙伴,成员国的经济和人口总量分别约占全球的20%和40%,是当今世界幅员最广、人口最多的综合性区域合作组织。

17年来,上合组织在安全、经济和人文等领域都取得了重要的合作成果,经济合作与安全合作、人文合作共同构成上合组织的三大支柱。

近年来,上合组织所覆盖的区域已经成为全球经济增速最快的地区。数据显示,上合组织6个创始成员国(中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贸易总额从2001年的6720亿美元增加到2017年的4.9万亿美元。印度、巴基斯坦加入后,去年成员国贸易总额达5.719万亿美元,今年一季度贸易额增幅达20.7%。

在投资方面,去年6个创始成员国FDI(外国直接投资)流量总额达1787.71亿美元,投资领域也由资源开发、农业、加工业扩大到基础设施建设、机械制造业、服务业等,投资形式更为多样。

在基础设施领域,一系列互联互通项目在俄、哈、乌、塔等国“开花结果”,中欧班列、双西公路(“欧洲西部—中国西部”高速公路)等一批示范性基础设施领域项目顺利完成,本地区的能源、交通、电信等网络初显轮廓。

当前,上合组织成员国都处于发展的关键时期,都将经济建设作为国家发展的要务,彼此加强合作的意愿强烈。在互利共赢的基础上,上合组织各成员国正深挖区域合作潜力,携手共建“一带一路”,深化各领域的务实合作。

p44   2018年6月,中欧班列(根特 - 西安)沃尔沃整车进口专列抵达陕西西安新筑车站。(视觉中国)

2018年6月,中欧班列(根特 - 西安)沃尔沃整车进口专列抵达陕西西安新筑车站。(视觉中国)

推动贸易便利化,兑现经济合作潜力

上合组织成立17年来,经贸领域合作取得令人瞩目的成就。

商务部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与上合组织成员国贸易总额2176亿美元,同比增长19%。其中中方出口1503亿美元,同比增长15.1%;中方进口673亿美元,同比增长28.5%。2018年一季度贸易额继续保持良好的增长势头,增幅达到20.7%。中国与各成员国贸易商品结构逐渐优化,机电产品和机械设备的比重不断提高。

看一个案例:此次峰会举办地青岛与上合组织成员国间的经贸合作情况。

2015年,青岛与上海合作组织实业家委员会共同创建了欧亚经贸合作产业园区,这也是中国唯一一个横跨欧亚大陆、境内外双向投资互动合作的园区。

目前,境内园区已经吸引中外运、京东物流等总投资418亿元的33个项目签约落户;在境外,已在26个国家和地区建有总投资48亿美元的32个重点项目,包括海尔巴基斯坦鲁巴经济区、老中甘蒙钾盐综合开发区等。

中集特种冷藏设备有限公司是一家欧亚经贸合作产业园区的入驻企业,公司总经理助理周武峰在接受《人民日报》采访时介绍,中亚班列驶经俄罗斯、塔吉克斯坦等国,那里冬季气温可达零下50摄氏度,但很多电子产品需要维持在零下20摄氏度以上,才能避免损坏。他们意识到欧亚合作的巨大市场潜力,就开始研制蓄能箱,销量从小到大,近年更是成倍增长,累计已销售500多台。从这个细节就不难看出上合组织国家经贸合作的不断扩大。

数据显示,2017年,青岛与上合组织成员国贸易进出口实现46亿美元,同比增长9.8%。截至2017年年底,上合组织成员国累计在青岛投资项目162个,实际到账外资1.1亿美元。青岛累计在上合组织成员国投资设立74个项目,中方投资总额5.39亿美元。

其中,青岛啤酒自2006年进入哈萨克斯坦市场,持续销售12年,占哈萨克斯坦进口啤酒比重的12%,位居进口亚洲啤酒品牌第一位;两年前,海尔投资5000万美元在俄罗斯联邦鞑靼斯坦共和国卡马河畔切尔内市的跨越式经济发展区设立工厂,在2017年完成了10万台海尔“俄罗斯造”冰箱。不仅如此,依托冰箱产品的媒介作用,工厂到各中亚国家的物流距离和所需时间大为降低,当年产量的10%销往中亚地区,间接或直接带动了其他种类家电对中亚的出口。

上合组织秘书长阿利莫夫指出,刚刚结束的上合组织青岛峰会在经贸合作领域取得的一项重要成果就是发表了《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关于贸易便利化的联合声明》。据他介绍,在青岛峰会上,各成员国元首认为,简化海关手续,加快商品的运输、发送和贸易清关速度,提高信息透明度,加强各国边境机构的合作,有助于提升上合组织贸易便利化水平,提高贸易量。

《》记者从海关总署获悉,在上合组织青岛峰会期间,中国海关先后与吉尔吉斯斯坦、哈萨克斯坦、印度、白俄罗斯、阿富汗等国签署协定书或备忘录,就相关农产品输华工作进行了部署,共同推动贸易便利化。根据协定,吉尔吉斯斯坦的甜瓜、哈萨克斯坦的苜蓿草和牛肉、印度的非巴斯马蒂大米都将正式进入中国市场。

“青岛峰会期间通过了多份务实合作文件,涉及到贸易便利化、粮食安全、海关协作等众多领域,有助于接下来各国间的合作进一步走深走实。” 中国社科院欧亚所研究员李永全告诉《》记者,上合组织务实合作一度集中在双边范畴,共建“一带一路”倡导区域互联互通,为多边合作注入了新动力,金融合作、贸易便利化等配套合作进一步充实多边合作的内涵。

“青岛宣言在上海精神的基础之上,进一步强调命运共同体,具体落实到经济领域,上合组织发出了一个信号,就是我们要维护多边贸易体系,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外交学院院长助理高飞向《》记者分析说,上合组织成员国将加强内部贸易便利化,通过和平合作的方式谋求地区发展,与其他国家一起实现共同进步。上合组织成员国经济和人口总量分别约占全球的20%和40%,此次集体发声正面回应了全球自由贸易体系面临的挑战。

P45  陕西首趟汽车整车进口专列(视觉中国)

陕西首趟汽车整车进口专列(视觉中国)

跨境交通运输便利化成果显著

加强各成员国间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有助于贸易便利化的实现。

阿利莫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上合组织在跨境交通运输领域取得了显著成果。在《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政府间国际道路运输便利化协定》(下称“道路便利化协定”)的推动下,上合组织已打造了长达1.5万公里的陆运通道。由于可实现点对点的货物直达运输,因此这条通道被称为“绿色通道”。

根据2014年9月签署的道路便利化协定,各方商定了6条连接中、哈、俄、塔、乌、吉6国的运输线路,所有线路将不晚于2020年开通,可初步形成上合组织成员国道路运输网络。截至目前,在上合组织区域内,中国已经完成了4000公里铁路、10000公里公路的建设。

就在今年6月初,巴基斯坦白沙瓦—卡拉奇高速公路苏库尔至木尔坦段(下称“‘苏木段’高速公路”)首段33公里的道路通车仪式举行,这是该条高速公路的首段通车公路,标志着中巴经济走廊最大交通基础设施项目建设取得初步成果。

全长392公里的“苏木段”高速公路,南起巴基斯坦南部信德省苏库尔市,北至旁遮普省重要城市木尔坦,处于连接南北的关键节点上。该项目总投资约28.9亿美元,由中国建筑股份有限公司承建,工期36个月,是中巴经济走廊在建最大的交通基础设施项目。

在“苏木段”高速公路项目工作的罕拉姆·谢赫扎德在接受《人民日报》采访时说,“以前从木尔坦去白沙瓦要花10多个小时,等这条高速公路修好了,可能只要一半时间就够了,不管是出门做生意还是旅行都会很便利。”

据介绍,“苏木段”高速公路项目直接解决当地2.8万余人的就业,间接创造就业岗位5万余个,为当地员工开展职业培训共9016人次。

巴基斯坦时任总理阿巴西在出席通车仪式时表示,作为中巴经济走廊早期收获项目之一,“苏木段”高速公路项目取得如此快的进展,离不开中国政府和有关参建方的大力支持。项目全线贯通后,必将促进当地与其他地区的互联互通,推动经济社会发展。

此前,中巴经济走廊议会委员会主席穆沙希德·侯赛因·赛义德在2017年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表示,中巴经济走廊涵盖众多合作项目,投资高达150亿美元。中巴经济走廊的发展已经进入快车道,目前已启动19个项目,它们将在未来2~3年内完成。其中11个项目是关于电力能源的,因为巴基斯坦面临电力短缺的局面。其他项目包括基础设施、经济特区建设和瓜达尔港等。

在赛义德看来,瓜达尔港是双方合作的典范。瓜达尔港如同1980年的深圳,是个有着8万人的小镇,现在成了一个大的港口,有着巨大的功能,改变了当地人的生活。还有一大批医院、学校、碳减排设施等逐步建立起来。

“中巴经济走廊给巴基斯坦带来了巨大的改观,提升了巴基斯坦形象,很多国家开始把巴基斯坦视为‘投资者友好型国家’,尤其是在中国大规模投资巴基斯坦之后。”赛义德表示。

除了中巴经济走廊,在“一带一路”建设过程中,许多重大项目都位于上合组织区域。

李永全向《》记者介绍说,“一带一路”倡议提出5年来,在上合组织框架下取得的早期成果十分突出。尤其是基础设施建设方面,比如中国与俄罗斯、哈萨克斯坦正在进行连接西欧和中国西部的公路建设;中国—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铁路建设进入关键时期。

高飞对《》记者表示,“一带一路”倡议要降低交易成本的方式,不是简单地降低关税,而是通过道路、信息的互联互通以及政策的互联互通降低交易成本。上合组织与别的国际组织不同的是,它正好是欧亚大陆中的中间一块,把所有各方都连在一起,其优势也在于互联互通。两者相得益彰,产生了更大的、叠加的正面效应,共同推动了国家和地区间的和平与发展,使各国成为密不可分的利益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

据阿利莫夫透露,上合组织正在筹备成员国交通部长会议,会议将研究如何充分挖掘印度和巴基斯坦的潜力,为进一步开展过境道路运输创造条件,为内陆成员国利用出海口创造更多条件。他表示,上合组织计划讨论国际铁路运输的便利化协议,类似于现有的国际道路运输走廊协议,而且“可能会延伸到海上运输”。“这将为成员国的经贸合作开辟新的篇章,因为可以大幅简化贸易的手续和流程”。

P46  中哈霍尔果斯国际边境合作中心 (视觉中国)

中哈霍尔果斯国际边境合作中心 (视觉中国)

P46  巴基斯坦瓜达尔港 (视觉中国)

巴基斯坦瓜达尔港 (视觉中国)

跨境电商成经济合作新亮点

跨境电商贸易蓬勃发展,逐渐成为上合组织成员国之间经贸合作的增长点和新亮点。

上合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青岛宣言提出,在上合组织框架内加强电子商务合作、发展服务业和服务贸易、支持中小微企业发展对于发展经济、提高就业、增进人民福祉意义重大,支持进一步巩固本领域法律基础。

阿利莫夫表示,扩员后的上合组织在电子商务领域也将迎来新的发展机遇。

6月7日,商务部与哈萨克斯坦签署关于电子商务合作的谅解备忘录。根据该备忘录,中哈双方将建立电商合作机制,共同推进“丝路电商”合作,加强经验分享,开展人员培训,促进政企对话,支持两国企业开展电子商务合作,特别是通过电子商务促进优质特色产品跨境贸易,为两国中小企业提供更多的发展机会和空间,不断提高贸易便利化程度与合作水平,进一步推动双边经贸关系持续稳定发展。除哈萨克斯坦外,中国还与俄罗斯签署了电商合作备忘录,共同推进“丝路电商”。

企业间的合作也在推进中。6月8日,在中哈企业家委员会第五次会议上,京东物流与哈萨克斯坦国家铁路公司(下称“哈铁”)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共同研究从“霍尔果斯—东方之门”经济特区向哈萨克斯坦及中亚其他国家乃至欧洲各国组织集装箱等运输方案,并共同构建跨境电商企业,建立供应链管理平台。哈铁将在“霍尔果斯—东方之门”经济特区,为京东物流提供基础设施和相关配套服务,包括设立保税仓库、组建编组站和整合海关资源等。

京东方面向《》记者介绍,目前哈萨克斯坦国内的物流整体时效较慢,发展不均衡,但是其丰富的物产资源和人民日益增长的电商消费需求,是培育智慧物流产业的有利条件。中国物流发展相对领先,未来,京东物流可对哈输出经验和技术,通过物流规划与工程、物流信息系统、物流设备及技术解决方案、物流运营管理四大产品体系,推动当地物流基础网络建设和服务能力提升。

国内其他电商巨头也都在不遗余力地扩大各自的国际“朋友圈”,抓紧与上合组织多国加强合作。

阿里全球速卖通数据显示,2017年上合组织成员国中,有超2000万消费者通过阿里巴巴速卖通网购,交易规模同比增长114%。其中,俄罗斯交易规模和电商普及程度最高;吉尔吉斯斯坦的买家3年增长4倍,成为电商普及增速最快的国家。

服饰和配饰、手机、消费电子、化妆品等产品是上合组织成员国消费者最喜爱的“中国制造”商品。一台6000多美元的10kg农用八轴多旋翼喷洒农药无人机,成为去年印度消费者在速卖通最大的单笔订单。目前,阿里巴巴国际站上来自上合组织成员国的注册用户近8000万。最近3年,每年都以近8倍的增速爆发式增长。

同时,来自上合组织成员国的特色商品也受到中国消费者的欢迎。天猫国际数据显示,俄罗斯糖果、印度眉粉、乌兹别克斯坦手工娃娃、哈萨克斯坦黑巧克力、吉尔吉斯斯坦伏特加成为中国消费者最喜爱的进口商品。

在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数字经济研究院副院长储殷看来,与传统贸易更多依靠大型跨国企业、垄断企业不同,以跨境电商为核心推动力的新型全球贸易体系,是一条建立在互联网基础上的“空中贸易通道”,它以中小微企业为主角,通过全球物流为全世界消费者提供更为细致、精准、个性化的产品和服务。这对于上合组织国家和“一带一路”国家的小企业是重要的福音。

 

中国企业在上合组织成员国建设了哪些境外经贸合作区?

境外经济贸易合作区是指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不含香港、澳门和台湾地区)注册、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中资控股企业,通过在境外设立的中资控股的独立法人机构,投资建设的基础设施完备、主导产业明确、公共服务功能健全、具有集聚和辐射效应的产业园区。

那么,在商务部对外投资和经济合作司“走出去”公共服务平台发布的通过确认考核的境外经贸合作区名录中,有哪些位于上合组织成员国?

999

此外,江苏太湖柬埔寨国际经济合作区投资有限公司还在上合组织对话伙伴柬埔寨建设了柬埔寨西哈努克港经济特区。

资料来源:“走出去”公共服务平台

 

资金融通为区域经济合作铺路搭桥

在上海合作组织框架下,迅猛的经贸合作态势也对金融合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尤其是推动交通等基础设施建设,如维修道路、兴建桥梁、修建铁路及港口,需要大规模投入,特别是稳定而长期的资金投入。截至2018年3月底,中国对上合组织成员国各类投资存量约为840亿美元。

5月29日,由中国进出口银行融资支持的巴基斯坦拉合尔橙线轨道交通项目开始试运行,成为巴基斯坦首条真正意义上的城市轻轨。

进出口银行方面透露,在口行的融资支持下,一大批公路、电站、管线工程相继开工建设,如中塔、中吉乌公路,塔吉克斯坦南北输变电工程,吉尔吉斯斯坦南部电网改造项目等。

进出口银行相关负责人表示,交通等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将继续成为进出口银行重点支持方向,并介绍,除为上述合作项目直接提供金融支持和服务外,进出口银行还与来自上合组织成员国的多家银行建立了代理行关系,为多个项目提供了联合融资。未来,还将采取信贷、投资、担保、结算、租赁、贸易金融并举的一揽子金融服务,更好地为上合组织成员国企业、项目提供金融支持。

中国前驻吉尔吉斯斯坦、拉脱维亚、哈萨克斯坦、乌克兰大使姚培生认为,当前,上合组织框架下的国际合作项目已经实现了国家优惠贷款、上合银联体和发展银行三位一体的融资渠道拓宽和以本币互换协议为依托的本币贸易往来。

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年底,中国和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签署的本币互换协议是1600亿元人民币,为区域合作提供资金支持。

作为上合组织最重要的金融合作平台,上合组织银行联合体成立12年来,推动了上合组织各国资金融通的进程。目前,银联体成员行包括中国国家开发银行、俄罗斯外经银行、哈萨克斯坦开发银行、乌兹别克斯坦国家对外经济活动银行、塔吉克斯坦国家储蓄银行、吉尔吉斯结算储蓄银行、巴基斯坦哈比银行7家成员银行和白俄罗斯银行、蒙古开发银行两家对话伙伴银行。

截至2017年年底,国开行对上合组织银联体成员行发放贷款76.9亿美元、33.4亿元人民币,贷款余额20.5亿美元、33亿元人民币。目前,国开行在上合组织成员国贷款余额达到413.4亿美元、163.7亿元人民币,是贷款规模最大、最活跃的银联体成员行。

“银联体的银行共同合作,为区域的经济发展,包括就业、包括民生,做了大量积极有效的金融服务。银联体更多的是一个项目和信息的交流平台,我们希望能够构造一个共同项目库,构造一些跨区域的项目。”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副行长张旭光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

不过,当前上合组织成员国间金融合作主要表现在金融机构层面,资金运用表现为投资、贷款等资本输出,而输出方式以开发性金融为主。随着经贸往来的深入,区域合作对金融服务的要求也有所提升,如何突破障碍,实现金融支持与区域开放良性互动,成为各方共同的期许。

6月5日,上合组织银联体在北京召开理事会,决定加强银行之间的务实合作。同时,上合组织银联体也实现了组建以来的首次扩容。各家银行决定加快成员银行之间的战略对接,扩大务实合作,为区域经济合作提供全方面的金融服务。

欧亚开发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雅罗斯拉夫·利索沃利克透露,上合组织各方将继续磋商如何组建上合组织开发银行,这有助于加强上合组织在国际金融体系中发言的分量。处于欧亚经济一体化构想与“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合作区域,上合组织也将为银行金融机构发挥独特作用提供广阔平台。

对于如何加强金融合作,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刘英亦提出了三点建议:首先,应强化上合组织银联体的作用,继续推动成立上合组织开发银行和专门账户,使其有效协同丝路基金及其他金融机构。成员国间建立多层次资本市场,促进债券市场、证券市场、保险市场的有序开放,创新使用 PPP 融资模式,逐步建立商业金融网络体系。其次,加强开放性金融合作,成员国间可通过金融机构互设、金融服务对接、资本市场畅通、金融基础设施联通、发挥国际金融中心的作用以及金融监管当局之间的交流与合作等,发挥成员国各自优势,推动区域经济社会发展和一体化进程。同时,去美元化也是上合组织区域经济合作的重要目标之一,提高人民币在跨境贸易和投资使用的频率,可通过与其他成员国签订本币互换协议,在贸易和投资本币结算、货币直接交易、建立人民币清算安排等方面付诸实践。此外,为防范金融风险,成员国间需合作建立完善的金融监管机制。

p48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凤凰娱乐-凤凰娱乐平台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编辑:崔晓萌)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